光明B站的阴面:公司用户高速增长或难以延续 市场环境内忧外患

原标题:光明B站的阴面

B站港股上市,呼声比2月份敲钟的快手更高,甚至还有点儿抢了快一个身位的百度的风头。

毕竟,B站聚集了近2亿年轻人,他们对社区文化的推崇,他们的消费能力和发展前景,是其他视频平台羡慕不来的。

但是,另一边,B站长期通过烧钱吸引用户,造成了连续的巨额亏损。而且,从2020年Q4的最新数据来看,即便持续投入,用户增长速度也开始下滑,这种模式能否持续?

B站崛起

世界是他们的,也是我们的,但终究还是我们的。

应该没有谁,比B站更适合说这句话。骄傲不是百度的文化,微信一向最有危机意识,连淘宝天猫现在都被新电商拼多多盖过风头……

去年第四季度,B站月活用户达到2.02亿人。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,2020年35岁及以下用户占到了公司月活用户的86%,用户的平均年龄为21岁。

2020年中国Z+世代(1985年至2009年出生的人群)人口总数超过4.53亿人,正是B站用户的基本盘。

这批人已经开始在社会各界崭露头角,未来的几十年,他们将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,消费能力、社会影响力显著提升。他们所热爱的B站,也将迎来一波发展的大机遇。

2007年,中国视频网站发轫不久,弹幕视频网站A站以差异化竞争的姿态面世。A站粉丝徐逸2009年创立B站,借鉴了A站并进行针对性的改良,所以,那时候B站也被称为A站的后花园。

2011年B站开始商业化运营。启信宝显示,其主要运营实体上海幻电成立于2013年。直到2014年陈睿以投资人的身份入主,并引入高管李旎,B站铁三角就位,公司的发展才渐渐走上正轨。

短短几年时间,这个小破站从一个小众的ACG(动画、漫画、游戏)社区,成长为中国头部综合性视频社区之一。

2018年、2019年、2020年,B站平均月活用户分别为8700万、1.18亿、1.86亿,平均付费用户分别为340万、720万、1480万,付费比率从2018年的3.9%增长至2020年的8.0%。

截至2020年底,公司约有1.03亿名正式会员,同比增长51.1%。2018年以来,正式会员第12个月的留存率保持在80%以上。

去年,单个活跃用户平均每天花在B站APP上的时间保持在80分钟以上,为中国移动端应用最高之一,而同期行业平均值为29.8分钟。

2020年,用户在B站上平均每个月产生51亿次互动,2019年仅为21亿次。

B站董事长、CEO陈睿在港股招股书中表示,公司目标是在2023年实现月活4亿。

作为一家内容平台,B站采取以PUGV(专业用户生产视频)为主,OGV(直播、专业机构生产视频)为辅的聚合模式。

2020年Q4,公司月均活跃内容创作者达到190万个,月均视频投稿量达到590万,均较上年同期翻倍增长。

近年,B站通过投资布局上游内容生产,已投资的公司过百家,涉及动漫、游戏、电竞、音频、电商、虚拟偶像等各大细分领域。

在用户规模不断积累的过程中,公司也在不断尝试变现途径。2014年涉足游戏业务,2017年开展电商业务,2018年推出大会员服务(用户购买VIP资格)。

早期,B站重度依赖游戏业务,占比高达七成以上,所以当时大家对B站的定位是披着二次元外衣的游戏网站;近年来,以用户增长为基础的增值服务(卖会员)、广告业务(卖流量)、电商业务(卖周边)崛起,2020年游戏业务虽仍然是第一大业务,但占比已经降至四成。

当传统视频网站优爱腾以及芒果TV的竞争进入瓶颈期,小视频的内容属性被进一步放大,作为中国第二代视频网站中的佼佼者,以中视频为主的B站,便成为抖音、快手、视频号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之一。

阴云笼罩

根据艾瑞咨询报告,到2025年,中国视频用户将超过11.80亿人,随之创造的市场收入将超过1.8万亿元。这是各路资本争相布局视频领域的底气所在。

不过,四大传统视频网站优酷、爱奇艺、腾讯视频、芒果TV,三大小视频平台抖音、快手、视频号,整体月活用户都已接近其细分行业天花板,用户积累逐渐从增量获取升级为存量争夺。

一旦B站在2023年达到4亿月活,考虑到B站特殊的内容造就的高用户粘性,价值可能会更大。

当然,高用户增长,意味着高投入。

2018年-2020年,公司营销及推广开支分别为5.86亿元、11.90亿元、34.92亿元,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4.19%、17.67%、20.10%,导致这3年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为-5.65亿元、-13.04亿元、-30.54亿元。

如果想在两年内用户量翻番,那么,B站的亏损额将会继续扩大。

其实,对于习惯了烧钱模式的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来说,亏损算不上什么大事儿。

用户增长存在问题,才最值得警惕。

去年B站营销费用提高接近200%,造就了用户和收入的增长盛况,但从单季度来看,高速高速增长似乎难以持续。公司去年Q1和Q2的日活均为5100万,Q3增长至5330万,Q4达到5400万,环比仅增长了70万人。

B站的大规模营销投放效率能否持续?公司用户增长能否保持速度?这都得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而且,以更长远的目光来看,用户继续增长将以破圈为前提,当B站更大规模地吸纳了非核心用户,B站、豆瓣这些兴趣社区赖以生存的社区文化将荡然无存。

如果是这样,B站与老一代的优爱腾、更新一代的抖音快手又有什么区别呢?

B站可能还来不及思考这样的问题,毕竟,当下的市场环境,可谓内忧外患四起。

B站平台传播的内容,已经多次让公司成为公众争议事件的焦点。今年2月份,因动漫《无职转生》,苏菲、UKISS、视客眼镜等宣布终止与B站的广告合作。

监管环境趋严,B站因内容和传播问题,被有关部门约谈,早已成为家常便饭。

况且,B站内部夺权、陈睿入主徐逸淡出的争议,公司合并芜湖享游、原实控人高楠楠退出的相关质疑,也从来没有停止过。

任何大公司的崛起都不可能永远和风细雨,软萌的B站,也有其阴暗的一面。

就在B站港股上市前的关键时期,爱奇艺公开与公司的开庭公告,涉及一起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件,该案件已于3月23日开庭。根据这两家公司之前的交手,这一案件或与网综《中国有嘻哈》相关。

爱奇艺母公司百度,比B站早几天于港交所敲钟。市场分析认为,正是B站的截胡,导致百度的招股认购居然不如快手。

后来,B站提交给港交所的上市资料,居然抄成了百度的,闹出了大乌龙。

这还真是冤家路窄。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